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国内 > 正文

“去杠杠时代” 26家上市银行至少110位高管变动

来源:投资者报 时间:2018-10-08 13:35:46

去杠杠时代 近200名金融高管掀开人事变动大幕(附名单)

《投资者报》记者 张海云

任何行业都会发生人事变动,任何公司都需要流入新鲜血液。但是如果太过密集,那就不正常了。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从年初至今,A股和H股43家上市银行中,已经至少有26家上市银行合计至少110位高管发生变动,多家上市银行还进行了换帅。

保险行业也不逊色。下半年至今的三个月内,保险业董事长与总经理的“任命状”就有30张,如果加上上半年,这个数字会更多。

而券商方面,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陆续有十多家券商的董事长、副董事长及总裁职务发生人事变更。如果从去年算起,则有近三分之一的券商,其董、监、高职位出现调整。

显然,2018年是金融行业的大变动年。金融行业全面收缩、去杠杆,同时叠加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让整个行业的经营都步入“寒冬”,裁员潮迭起;监管机构发生调整,由原来的“一行三会”合并为“一行两会”,这也势必带来人事变动。

面对内忧外患的现状,各金融领域都铆足了劲儿,而带头打仗的高管就必须身先士卒。只有找对了人,才能共克时艰。

可以用一句话总结:业务不佳要换人,组织决定要服从,到龄退休让新人。当然也有部分高管离职缘于追求更美好的生活。

但是《投资者报》记者注意到,与以往从传统金融机构奔向互联网金融机构不同,今年的跳槽更多是在行业内打转。尤其是银行业,多是以工作调动、内部提拔为主,大部分还留在商业银行系统内,只有少数到龄退休,或调往非银企业任职,甚至从政,跳槽圈外的甚少。

银行篇

组织调动频繁

对于国有银行来说,一把手通常来自组织安排。今年,工行、农行、中行、交行、进出口银行、农发行等国有银行以及政策性银行的高管都有调动。

最新变动是9月27日,现年56岁的农行行长赵欢将调任国开行担任党委书记、董事长,原国家开发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或将辞任。不过,赵欢的董事长一职尚待中国银监会核准。赵欢拥有17年的银行从业经验,在公司治理以及风险管控等方面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在他的带领下,农行不良率大幅下降,资产质量得到改善,银行利润开始回升。国开行尽管风险防控取得积极成效,但是压力不断加大,如何在转型时期做好风控,将是赵欢面临的挑战。

今年1月初,56岁的工行监事长钱文挥正式出任农业发展银行行长。

6月26日,进出口银行行长刘连舸出任空缺近一年的中国银行行长。进出口银行行长的位置则在8月31日宣布由中国银行原副行长张青松补位。从履历上看,张青松拥有丰富的海外市场经验,与海外市场的定位契合。

银行高管从政在2018年也非常普遍,包括农行副行长康义、工行副行长李云泽、中行原副行长刘强均已调往地方任职。今年1月康义被任命为天津市副市长。9月初,李云泽、刘强分别到任四川省政府党组成员、山东省政府党组成员。银行高管赴任地方,通常被寄予厚望,希望利用他们丰富的银行从业经验为地方金融建设打开新的局面。

官员下海的案例也不少,譬如国务院办公厅正局级秘书刘成调任为中信银行监事会主席;银监会监察局局长陈琼调任民生银行副行长。在江苏省联社法律合规部挂职的陈红梅就任无锡银行副行长。黑龙江银监局副局长邓新权调任哈尔滨银行监事长。

内部提拔成主流

《投资者报》记者注意到,今年银行高管变动的最大特点是行内提拔、行内调动,数量约占一半左右。一位银行从业人员告诉记者,银行系统晋升不易,往年多是跳槽至互联网金融机构,今年出现很多空位,大量从内部提拔。

根据不完全统计,交行、中行、民生、华夏、浙江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等都存在多起行内提拔情况。例如中国银行副行长高迎欣调任中银香港总裁,中银香港副总裁林景臻转战中国银行副行长,中行信息科技部总经理刘秋万升任中行首席信息官。

江苏银行也提拔了大量管理层。江苏银行运营总监赵辉、首席信息官葛仁宇提拔为江苏银行副行长。江苏银行风险管理部总经理周凯、无锡分行行长王卫兵提拔为行长助理。

在众多银行内,徽商银行的人事变动比较集中。去年年底,该行行长吴学民升任董事长后,高管变动明显加速,不仅在2月初通过选举的方式推举了7位行内总监级高管,此后还将两位行助提拔为副行长,该行行长人选则已确定为原监事长张仁付,空缺的监事长一职则由副行长张友麒转任。

另一家城商行哈尔滨银行人事变动也挺多。上半年,该行迎来董监高换届,除了多位高管离职外,该行董秘孙飞霞被选举为副董事长,此外还有4名中层干部被提拔为总行行助,3名中层干部被提拔为总行首席。

除了内部提拔,今年还有很多同行业调动、跳槽。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往年银行高管纷纷跳槽至互联网金融机构或者民营银行,看重体制外市场化的领域以及丰厚的薪酬,但今年这种冲动就少了很多,多在银行内部打转。随着互联网金融的退潮,吸引力在快速下降。还有报道称,不少曾经跳出去的银行人士还想回来,但位置没有空缺。

新团队面临业绩压力

新高管履新,首当其冲面临业绩压力。在众多换帅的银行中,交通银行值得关注。

去年8月,交行董事长牛锡明因身体原因需要集中一段时间休养治疗,暂时由副董事长彭纯在此期间代为履行职责。今年2月份,彭纯正式出任交行新一任党委书记、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委员会(普惠金融发展委员会)主任委员。今年6月,现年55岁、原中行副行长任德奇出任交通银行副董事长、行长。至此,交行董事长行长的班子正式确定。但是,新班子面对的却是业绩日益滑坡的窘境。

作为拥有百岁历史的交行,不仅难与四大行匹敌,离招商银行的距离也越来越远。继2015年营业收入被招行反超后,今年上半年净利润首度被其超越。2017年,交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超过招行约7亿元,而今年上半年形势反转,招行归母净利润反超交行约40亿元。

交行的步履维艰或与其定位不清晰相关。早在2004年,交行和招行同时提出了“打造一流零售银行”的口号,但是交行并未坚决贯彻。直到2006年,交行时任董事长蒋超良才明确提出三年零售银行目标。后来由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交行的三年零售业务转型并未实现。而招行在这4年间走上快车道,相继抓住了消费金融、信用卡、金融科技的风口,成为国内最具活力和潜力的股份制银行。反观交行在2008年再次调整了战略,提出“两化一行”:走国际化、综合化道路,建设以财富为特色的一流公众持股银行集团。零售被边缘化,但要说起国际化,交行的国际业务还比不过中行。

随着新领导班子的到位,交行未来能否迎头赶上?留给彭纯和任德奇的时间不多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新行长任德奇是从中国银行调任,拥有银行管理国际化经验,本身又非常重视金融科技,推动了中行金融科技的发展,希望其到任能给交行带来新气象。

另一家换帅的银行——中国银行的经营压力也不小。从营业收入方面看,其是去年四大行中唯一营业收入负增长的银行;净利润方面看,在四大行中处于垫底位置。截至去年末,中行实现净利润1724亿元,同比增长4.76%。而工行同期净利润为2860亿元,比中行超出1000多亿元。新任行长刘连舸有丰富的国际经验,这对于长期聚焦国际化布局战略的中行来说,无疑将起到推动作用。

保险篇

三家直管保险集团换帅

保险行业发展面临和银行同样的问题,由于组织调动,中组部直管的三家保险集团均换帅。

9月7日,中国最大的保险公司——中国人寿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杨明生退休,由刚卸任中国太平保险集团的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的王滨接任。此前9月4日,华润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罗熹接替王滨,继任中国太平党委书记、董事长。

王滨职业经历丰富,先后拥有7年政府机关、3年央行、7年农发行、12年交通银行和6年中国太平工作经验,横跨政府、央行、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和保险公司五大领域。在王滨的带领下,中国太平从一个总资产不到2000亿港元,总保费不到500亿港元的第二梯队的保险公司一举逆袭,去年底保费达1787亿港元,总资产达到6665亿港元,净利润高达61亿港元,可谓再造了一个太平。2018年7月,中国太平首次进入财富世界500强。

中国人寿方面,6年前,在众多保险公司新模式的挑战下,市场份额不断下降。杨明生在上任后确立了“攻坚克难、稳中求进、奋力拓展”的总基调,要求其寿险业务“三分天下有其一”,但遗憾的是这一目标实现太艰难。此后,杨明生提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要求中国人寿要实现转型升级,加快金融综合经营的布局,随之中国人寿进行了一系列的投资。去年,中国人寿在金融科技的风潮下,又推出了“科技国寿”的发展战略。

《投资者报》注意到,在杨明生的带领下,中国人寿这艘大船一直在试图转型,期望跟上时代的风口。近年的确有很大提升,但是面对老二中国平安咄咄逼人的势头,还是有紧迫感。王滨到来后能否成功打个翻身仗,则需要拭目以待。

人保集团一把手也出现变动。去年4月,原中国人寿集团总裁缪建民接任人保总裁一职,今年1月辞去总裁就任董事长。今年6月,汇金公司总经理兼中投公司副总经理白涛接任总裁一职。

白涛曾经任职工行、中国人寿,拥有银行和保险复合型身份。当前人保的头等大事是回归A股上市,但由于A股表现低迷,有消息称其暂缓上市进程,但公司方面没有对外确认。

个别险企连续多年亏损

《投资者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一把手更迭,除了上述三家重磅级公司,中小保险董事长、总经理才是业内人事变动的主力,至少已有30家发生变动。

具体来看,更换一把手的有建信财险、人保财险、中银保险、三星财险、国元农业、永诚财险、中意财险、亚太财险、安联财险、日本兴亚财险、阳光财险、太平财险等;也有交银康联人寿、幸福人寿、英大人寿、横琴人寿、前海人寿、渤海人寿、工银安盛、国宝人寿等寿险公司。

9月份,两家银行系的保险公司董事长换帅,分别为交银康联人寿和建信财险。交银康联董事长的继任者是来自内部的张宏良,从2011年1月起,担任交银康联执行董事、总经理职务。

而建信财险更悲催,成立三年换了三任董事长。2017年12月,上一任董事长薛峰被调查,今年9月份由王云接任。

从变更董事长或总经理险企的经营情况来看,多家去年净利出现亏损,个别连续多年亏损,有的则在亏损与盈利之间摇摆不定。

今年8月,银保监会一纸批复同意蒲海成担任亚太财险总经理一职,改变了该公司总经理空缺的尴尬局面。蒲海成保险履历颇丰,历任天安保险公司总公司协理,战略企划部总经理,总公司党委委员,天津分公司党委书记;中煤财险总经理等职。但是他接手的亚太财险经营困难。在2015年亚太财险更名后,该公司亏损持续加大,2016年亏损额度达到4.47亿元,同比增长360%。不过,2017年即实现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0.14亿元。但这主要得益于2.83亿元的投资收益,而2017年公司保费收入前五名的险种承保则全线亏损。

幸福人寿也是寿险行业连年亏损的典型。成立近11年的幸福人寿,前8年都未能实现盈利。数据显示,其在2009年至2014年持续亏损,净利润分别为-2.45亿元、-4.76亿元、-7.37亿元、-7.91亿元、-7.53亿元、-3.93亿元,6年共计亏损近34亿元。随着万能险规模的蹿升,2015年该公司结束亏损,实现净利润3.35亿元。但到2018年幸福人寿再次陷入亏损,第一二季度分别亏损8.66亿元和5.79亿元。

面对亏损,幸福人寿调整高层进行自救。银保监会核准刘明担任幸福人寿董事长职务,其此前为幸福人寿监事长。而原董事长李传学退休,原总裁万鹏调到信达集团任职。

从目前保险监管态势及竞争格局来看,蛋糕看似很大,但并不容易分到。中小险企如何抢占更多市场份额,获得更高的利润,考验着每一位掌舵者。

券商篇

券商因业绩不佳换人

近日,申万宏源证券总经理李梅拟赴任中国银河金融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为今年以来券商走马换帅又添一例。公开资料显示,李梅自2014年12月份起担任申万宏源党委副书记、申万宏源证券董事、总经理。在其任期内,申银万国证券换股吸收合并宏源证券并购重组交易完成。

合并后,申万宏源集团内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整合,伴随证券行业盈利水平持续下降,申万宏源的营收和净利润也有所下滑。不过, 今年上半年开始好转,成为仅有的5家净利润同比增加的券商之一。

此前的9月11日,方正证券新任董事长施华已获高管任职资格批复,这意味着原董事长高利在任尚不到两年即去职。而在上个月,招商证券总裁王岩的辞职,以及招商证券公开招聘继任人选,也同样引起业内广泛关注。

据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有11家券商任命新的董事长或副董事长。如果加上去年的高层变动,发生董事长及总裁级职务人事变更的券商达到19家。涉及的券商包括财通证券、江海证券、西部证券、东方财富证券、中银国际证券、方正证券、华融证券、华西证券、开源证券、联储证券、中信建投证券等。

换帅的原因五花八门,有的是因年龄退休,有的则为年轻人铺路,或有组织调动的因素,当然更深层的原因还是业绩不佳,需要强人来提振业绩。

事实上,今年上半年,券商业绩普遍不乐观。有24家券商上半年营收同比下降,从净利润角度来看更显黯淡,在39家上市券商中,有32家净利润同比下滑,占比达八成。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