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国内 > 正文

社保基金交出亮丽财报 地方社保投资回报依然在低谷徘徊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时间:2020-01-14 10:08:09

随着A股走强,社保基金也交出一份亮丽投资成绩单。

1月11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陈文辉透露,经初步核算,2019年全国社保基金投资收益额超过3000亿元,投资收益率约15.5%。截至2019年末,累计投资收益额1.25万亿元,年均投资率8.15%。

这意味着,去年社保基金投资收益不但收复2018年投资回报-2.28%的失地,还创下过去9年以来最高年化投资回报率。2015年,社保基金曾创下年化15.19%的正回报。

在多位熟悉社保基金投资运作的知情人士看来,去年社保基金之所以能取得如此高的回报,一方面得益于A股走强,令权益类资产占比较高的社保基金获利不菲,另一方面社保基金坚持委托投资与直接投资相结合的分散投资策略,有效抵御去年股市债市大幅波动风险以锁定较高投资回报。

值得注意的是,在社保基金交出亮丽投资成绩单同时,地方社保投资回报依然在低谷徘徊。

财政部副部长邹加怡直言:“我国基本养老保险资金的投资,以安全性为首要目标,其次才兼顾收益性。在地方层面,养老保险资金大部分只能投资国债、政策性金融债等无风险和低风险的产品,收益率相对不高。”

在邹加怡看来,就投资回报而言,养老保险资金的投资收益有待进一步提升。

记者注意到,为了提升投资回报,越来越多地方政府养老金管理机构正与社保基金开展委托投资合作。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社保基金会先后与2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签署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合同,合同总金额为10930亿元,实际到帐资金9081亿元。

“不过,相比约5万亿元基本养老保险金存余总额,目前委托投资的占比依然较低。”一位了解地方社保资金投资管理动态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这背后,一方面不少地方政府依然秉承养老金投资“安全第一”的原则,宁可牺牲投资回报也不能让养老金“涉险”,另一方面近年老龄化社会步步逼近,令各地养老金发放开支趋于增加,因此部分地方政府倾向“留住”更多资金以备不时之需。

邹加怡指出,就国际经验而言,高度市场化的养老金管理机构,可以适当提高权益类等高收益资产的比重。在保障安全性的前提下,相关部门可以探索完善养老金投资管理制度,提高养老金管理机构的市场化运作水平,实现资产多元化配置,有效管理投资组合风险,进一步提高投资组合收益率,发挥好压舱石的作用。

“其实,尽管当前全国基本养老保险结余资金高达约5万亿元,但仍然离不开政府补贴,且依赖度日益增强。”上述业内人士透露,“在应对老龄化挑战,提高缴费水平难度加大,拉长退休年限作用有限,企业期待减负,财政支出承压的共振下,只有加强养老金市场化投资操作水准并持续提升长期稳健投资回报率,实现养老金自我造血——提高账户养老金水平和支付能力,有助于养老保障制度可持续发展。”

社保基金投资高回报“探因”

记者了解到,去年社保基金取得15.5%的投资回报,并没有令资本市场感到意外。

究其原因,社保基金重点配置的银行、医药、电子、化工和食饮等行业,恰恰是今年A股涨幅较高的行业板块。

国金证券发布报告指出,截至去年三季度末,社保基金持股总市值约为5000亿,就行业分布分析,社保基金持仓配置比例较高的行业依次为银行、医药、电子、化工和食饮,占比分别达23.2%、14.3%、6.8%、6.6%、4.9%。

此外,社保基金所持上市公司的整体ROE一直稳定高于A股平均水平。比如2018年社保基金所持股票的整体ROE为11.6%,较同期A股平均ROE9.3%高出2.3个百分点。随着海外资本纷纷进入A股市场青睐高ROE股票,相关股票股价上涨也带动社保基金获得更可观的投资回报。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养老金部主任陈向京指出,尽管权益类资产波动较大,但就长期而言,其收益率依然高于其他类别资产。但社保基金能提升权益类资产的配置比例,关键在于对养老金投资回报建立了长期考核机制,从而发挥长期资金的投资优势。

“如果社保基金设立了针对短期回报的多重考核目标,比如既要绝对收益又要相对收益,既要高回报又要无波动性风险,就会过度约束社保基金投资范畴,导致本来专注长期投资获利的养老金变成短期化。”他指出,在风控方面,社保基金通过分散投资,比如配置与权益类资产相关性较低的多元化资产,提升整体投资组合的风险收益比。

他强调说,多元化投资,包括地域多元化、资产多元化,投资于不同发展阶段国家和地区不同交易市场,选择不同风险收益特征、且相关性较低的各类资产。

多位熟悉社保基金投资运作的知情人士向记者直言,去年社保基金之所以取得较高投资回报,还在于充分借助资产规模效应与有效的资本运作,创造更高经济效益。

比如当前共有81家中央企业和中央金融机构共计约1.33万亿元国有资本启动了划转程序,其中已有58家完成划转,划入社保基金的国有资本总额逾8000亿元。而社保基金将这些资本开展行之有效的资本运作与投资管理,令它们实现更高的估值增值,带动社保基金投资回报增厚。

一位接近社保基金的知情人士透露,在做好国有资本股权划转承接同时,社保基金还将重点研究两大工作,一是加强相关国有资本股权的管理、运营、处置、资金归集和收益再投资等,确保充足可持续的现金流以保证养老金足额发放;二是积极推动国企混改,创造更高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实现全民共享发展成果。

地方养老金投资回报提升遭遇两大痛点

相比社保基金交出亮丽投资成绩单,地方养老基金在投资收益方面似乎“落后一步”。

“以基本养老为例,目前国内结余资金约为5万亿元,但委托投资比例不到20%,且绝大部分资金分散在各地,处于保值无忧,增值很难的尴尬处境。”上述了解地方社保资金投资管理动态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按照《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规定,基本养老金投资股票和股票型基金的比例可达到30%,但在实际操作环节,不少地方政府为了确保养老金绝对安全,权益类投资的比重不大会超过5%,主要集中投向国债、政策性金融债与银行大额存款等极低风险投资品种,但与此对应的是,这些资产年化回报较难超过5%,拖了地方养老金投资回报提升的“后腿”。

在他看来,这背后,是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受到传统投资观念与实际养老金开支压力较大的双重困扰。具体而言,传统投资观念令地方政府相关部门过度强调养老金的安全第一原则,从而过度投向无风险低风险资产,尽管这类资产短期波动较低,但收益相当有限,反而令养老金投资陷入长期“贬值”的风险;此外,随着老龄化社会来临,越来越多地方政府预感到养老金发放开支将增加,因此也压缩了权益类投资比重,将资金更多投向流动性较高且风险较低的低收益资产类别,比如国债或政策性金融债。

所幸的是,如今越来越多地方政府也意识到较低投资回报正制约地方养老金账户充足率与发放能力,因此开始加大委托投资力度实现更高回报,强化自身造血能力。

与此对应的是,目前受托投资的地方基本养老保险资金获利不菲。相关数据显示,目前社保基金为这笔资金创造894亿元累计投资收益,自2016年底以来的年均投资回报率达到5.76%。

“尽管投资回报相当可观,但相比目前国内约5万亿养老资金结余额,委托投资资金占比依然较低。”这位了解地方社保资金投资管理动态的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说。究其原因,是部分地方政府部门担心委托投资占比较高,可能令自身陷入流动性风险。

在他看来,这种顾虑其实杞人忧天。按照国际操作经验,欧美养老金管理机构都会对自身养老金收支进行精确估算,在开展委托投资时就提前预设申购赎回时间点,以备养老金发放需要;受托投资的国际大型投资机构也会根据这些养老金管理机构以往的养老金收支状况以及未来发放趋势变化,提前预设资产套现时间表,确保养老金投资管理机构无需担心养老金发放不足问题。

在他看来,要进一步提升地方养老金的投资回报率,除了当地政府部门勇于打破传统投资观念束缚,提升市场化投资管理能力,相关部门还需放宽相应的考核标准,比如在审慎管理前提下允许地方政府部门开展多元化资产配置与拓展投资边界,从而在有效分散风险基础上实现更高稳健回报。